江九

喜欢码一些小短篇?或小段子吧
喜欢画画,但,可惜是个手残
吃各种耽美百合cp
苦逼高二党,新晋美术生,有时间就更

【楚路】他是梦醒了①

  #ooc
  #虽然标了序号,其实很短小,高二转学党忙成狗QWQ
  
  〖第一个梦〗
  “哥哥,作为可能是最后一次为你服务,我将给予你一个忠告”路鸣泽笑得意味深长,“请你记住,这是梦,又不是梦”
  ‘又打谜语’路明非不耐烦的想。
  不耐心听小恶魔的话的后果就是路明非在毫无防备之下被送入了梦境。还没反应过来的路明非只得傻傻愣在卡塞尔学院的食堂里看着从身前走过的楚子航,他下意识看了看食堂挂的日历,这是楚子航进入尼伯龙根前一个月。
  “师兄!”看着楚子航走出食堂,路明非连忙追上去,楚子航听见他的呼喊停下脚步,今日他穿了一身运动服,背着装在网球包里的村雨,看起来格外清爽,他询问似的看过来。
  “师兄……我”路明非憋红了脸,想找个能打动楚子航的理由,“我……师兄,我喜欢你”,仿佛水到渠然的开口,顺利的像是他经历过无数次一般。
  楚子航惊讶的盯着路明非,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师兄,我喜欢你”第二次开口就要好上许多,大概是破罐子破摔吧,路明非镇定下来,想着师兄会不会直接一村雨砍死他,楚子航却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
  “师兄,你会一直陪着我吗?”路明非继续开口问道,他渴望的是楚子航肯定的答复,但是楚子航没有说话,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却像是默许般对他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
  但是路明非想要的不仅是这样,他执着的看着楚子航,“师兄!”,“我不确定”楚子航说,“一辈子的时间这么长”,路明非没再说话,看起来像一只淋了雨十分丧气的小奶狗,楚子航忍不住又揉了一把他的头,想了想道“但是,我现在可以陪你”,路明非笑着看着他。
  ‘成功了?’路明非不确定的想。
   随后一个月里,楚子航就像每一个认真负责男朋友一样,每天早上给路明非送早饭,替路明非补课,帮路明非处理学生会的事物,从不错过路明非的电话和短信,没有人比他要更称职了。
  路明非知道,这不过是一个不知是否真正存在的梦境,但看着楚子航仅对他一个人绽放的微笑,他却甘愿沉沦。
  直到最后,路明非都几乎以为自己成功了。
  但是没有。
  ‘Game Over’,随着熟悉的音乐声,登场的是路明泽,他笑吟吟的注视着路明非,“哥哥,第一个梦醒了”
  “怎么会?”路明非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哥哥你太过沉溺于眼前的美好了”,路鸣泽看起来极其遗憾,他叹息道,“明明已经提醒过你了”。
  “……”路明非沮丧的低下头。
  “哥哥,你确定还要继续吗?如果你后悔的话,上个梦境,我就当作是送给你的礼物”小恶魔露出獠牙,提出建议。
  “不”,这句话就像是从路明非牙缝里塞出来的“继续”
  

【楚路】他是梦醒了(设定?!)

#一个脑洞,最近比较忙,但保证填坑
#时间节点为师兄已进入尼伯龙根

“哥哥”路明非听见路鸣泽开口
“你想改变这一切吗?”正如路明非为他取得外号,像是诱惑人心的恶魔,不经意间提出让你无法拒绝的条件。
   小恶魔弯起眼眸,将情绪尽藏在眼中
“给你三次可以改变未来梦境,作为交换,哥哥,你的全部都将属于我”
    除了这条命,我还有什么呢?我会答应的,路明非想
    他也这么回答道“好”

【多CP】九月一日

  #CP大乱炖,出场顺序无喜爱程度之分,地点求不要吐槽,我知道他们不是一个次元一个地方,一个国家的,只是想写他们的正常人生活
  #OOC注意,毕竟都是正常人,有私设
  #来自八月开学的人的愤怒,我就知道我从来赶不上正确时间
  #女孩子版【偷个懒,如果没男孩子,就不写男孩子版了】(保佑没有!!!)
 
  九月一日报名开学,你无精打采背着书包出了门。
  【高威】
  正巧遇见刚回来的高杉晋助正在掏钥匙,“高杉先生,你好”你打招呼道,即使在九月的开头,高杉晋助也依然穿着那身你认为极其骚包的敞胸浴衣,“呦,小丫头”,他回过头对你露出一个微笑,拿着烟杆轻敲你的头,“你这是去学校?”他疑惑的问,“嗨依~”你故意学着日本人的应答方法,高杉晋助果然笑得更开心了,他大力的揉了揉你的头。
  “大叔~你怎么这么慢”,高杉晋助面前的门突然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艳丽的粉橙色呆毛,“神威先生”,你立刻认出这是高杉晋助的伴侣,连忙与高杉晋助拉开距离,“?”神威先生茫然的看向你,好像才发现你一般,随后挂上他特有的微笑,笑眯眯的问“小丫头干什么去?”,“今天开学啊”你死鱼眼盯着他,“不想去?”神威歪头眨眨眼问,“那当然了”你不假思索的回答,“杀了老师,你不就可以不去了吗?”神威呆毛一立,出主意道。
  “……”神威先生真的是……,你不知道如何应对,求助的看向高杉晋助,被你寄托希望的高杉君果然不负你的期望,“小鬼,老师的作用可是很重要的,松阳老师当年……”结果,话还没有说完,提到松阳先生的高杉晋助被笑眯眯的神威拉进了房间。
  你觉得对高杉晋助的作死功力的认知又加深一部,叹气,摇摇头又踏上征途。
  【瓶邪】
  “张小哥”,你去摊子上吃早饭的时候发现了同住一层的张起灵,“……嗯”张起灵回过头,盯着你慢吞吞道,“额……”突然冷场你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破安静,张起灵一言不发的看着你,格外乖巧,“吴邪哥哥不在吗?”你想到了一个打破寂静的好话题,“他去买豆浆了”,果然不出你所料,提到吴邪他的神色温柔下来,“呦,小丫头”,说曹操曹操到,吴邪提着几杯豆浆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平时不都是宅在家看你那些宅腐动漫和小说的吗?”
  “吴邪哥哥”,你一脸严肃的反驳,“那是爱”,“好吧”吴邪耸肩,“那你干什么去?”,“今天九月一日”,你无力的回答,“开学啊”吴邪笑道,把手中的豆浆塞给你,“本来给黑瞎子带的,不过我觉得他一个老人家身体不如你这个小姑娘重要,给你吧”,“……额,谢谢吴邪哥哥”,你懵逼的拿着豆浆,“你还没吃饭吧?快去吃饭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吴邪这么说,他又对从他出现就一直看着他的张起灵道“走了,小哥”,张起灵加快脚步走到他身旁。
  你看着远去的二人,捧着豆浆露出微笑。
  【安雷】
  “笨蛋骑士,我才不要吃油条”,熟悉的声音,今天的熟人真多,这么想着,你放下快要喝完的粥,走向声音发源地,角落里雷狮坐的像一个大爷,面前摆着好几种早餐,安迷修坐在一旁,“安哥,雷哥”你这么喊已经习惯了,但是还是好想笑,安哥就算了,雷哥听着就很像混黑道的人。
  雷狮懒洋洋的抬头看向你,对你点头,漫不经心的微笑,“今天开学?”安迷修注意到你的书包,问道,“嗯”,你点头,“吃过早饭了吗?”安迷修又关心道,“吃过了”你乖巧回答,安迷修这个人特别老妈子,你要是敷衍他,他能念叨你一天,“钱还没付吧?我帮你付钱吧”安迷修突然这么说,“别别别,”你连忙拒绝,安迷修挠头傻笑道“今天你开学就当是祝福你”,“让他付”雷狮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算是祝你学习顺利,也算你平时投喂卡卡的小谢礼”,虽然雷狮语气听起来很强硬,但是你知道他只是习惯了,人是很好的,于是你笑着赢下了这份好意。
  “安哥,雷哥,我先走了呦”,你背着书包与他们告别,安迷修点头微笑,而雷狮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向你摇摇手,随后继续奴役安迷修。
  这大概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你想。
  【楚路】
  去学校的路上,一辆车突然开过,拐到前方红绿灯,“好眼熟啊”,你这么想着不由说出声,走到红绿灯处,发现车没走,你好奇的多看了两眼,“小丫头”,车窗放下,副驾驶的是昨天和你一起打游戏到深夜,也是‘害’你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的路明非,“明非哥哥”,你面无表情,“喂喂,不要这么冷淡啊,我可是带你打了好久的游戏诶……”在一片路明非嘈杂的叫喊声中,“去学校?”驾驶座的楚子航冷淡的声音格外清楚。
  “是的,今天开学”你这么说,“师兄师兄,正好我们路过她学校,带她一程吧”,路明非这么说时,楚子航已经背过身子打开了后门,示意你上车,平时被带过不止一两次了,你非常熟练的上车,并且从后座翻出一个玩偶。
  学校有点远,你本来准备坐车的,现在但是省事多了,你抱着可爱的小熊迷迷糊糊的靠在后座,突然察觉有东西覆盖在身上,“师兄,你开慢一点,她睡着了”,你听见路明非压低声音,楚子航没说话,但你好似感到车速慢了许多,“早知道她今天开学,我昨天就不该答应带她上分”,路明非苦恼的说,“以后注意”,你失去意识前听见楚子航清冷的声音。
  你是被路明非戳醒的,看见你醒来,他收回戳你的左手,你眼角一跳,吐槽道,“喂喂喂,笨蛋明非哥哥,你以为我看不见吗”,“哈哈……”路明非尴尬的笑笑,“诶,你到学校了哦”,他转移话题,你盯着路明非还想调侃两句,就感受到一道目光,楚子航正看着你,脸上写满了,‘这是我老婆,你不准欺负’,好好好,你有老婆你最大,你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起身,发现身上盖件大衣,一看款式就知道是路明非的,“明非哥哥你的衣服”,你递给路明非,“你穿着吧,这个天虽然不冷,但早上还是比较凉的,你怎么就穿着短裙短褂呢”,路明非有点责备的看向你,“虽然明非哥哥你的衣服很好看,但是,我想娇小的我还撑不起你的加长风衣”你欲哭无泪的应付着路明非,突然一件衣服递过来,楚子航脱下他的运动服外套,“穿上”他简言意骇道,“谢谢子航哥”,你一脸受宠若惊的接过,但也不是很意外,毕竟楚子航只是看起来冷,实际是个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三好男人啊。
  【荼岩】
  你穿上衣服后,与楚路二人告别,进入学校,“二岩”,你眼睛一亮,“叫老师”安岩无奈的看着你,“不要”你摇头拒绝,“二货”,神荼笑道,“哦豁,门神哥”,你脱口而出,“嗯?”神荼眼刀看向你,安岩在一旁笑弯了腰,“口语口误”,我解释,“hhh,我不行了,神荼你的外号太有趣了……”安岩弯起那双漂亮的杏眼,“我说被称为门神之二的二岩你有什么资格笑神哥啊”你又不自觉吐槽,大概是因为安岩这个人槽点太多了,虽然是个老师,但你完全无法抑制吐槽他的欲望。
  “你啊……”安岩给你办好报名手续,“今年你也挺巧的,我们学校一贯作风是暑假不补课,又赶上九月一日是星期六,你还多放假几天”,“对对对”你快速打断他的话,你很清楚,要是让安岩继续,他能连你几次不及格考多少分都说出来,“……”安岩看向你的眼里充满控诉,你有点心虚,“二货”神荼带着笑意道,“走了。你也回去吧,三号正式上课,时间还没改,和上学期一样”,“好~”你拖长声音看着185的大长腿毫不费力的拖着娇小(并不)的175离开。
  
  回家的路上,你依然想着今天的事,刚开学就遇见了这些人,真巧啊,你不由得笑了起来。
  
  

【楚路】楚子航的恋爱手册

  #OOC
  #非原著背景的一个脑洞
  
  楚子航看着由表妹夏弥特别提供的恋爱手册陷入沉思。
  1、首先要做到信任对方。
  “路明非”楚子航
  “师兄?”路明非茫然回头
  “我很信任你”楚子航强调
  “啊?嗯嗯”路明非懵逼的想到,‘难道师兄知道我昨天晚上和他说我去睡觉,其实并没有,我只是去追番了?’
  2、即使在异地,也要保持经常联系。
  于是,从此以后,楚子航养成了就算出门买个菜也要给路明非发条短信的习惯
  3、宽容对方的小错误,给予小小的惩罚。
  楚子航大度的原谅了路明非背着他熬夜追番还撒谎的事,只是把一周四次改为一周六次。
  4、关怀对方,让对方感受到你的诚意。
  “路明非多喝水”
  “路明非天冷了,加衣服”
  “路明非不要挑食”
  “路明非不要熬夜”
  ………………………………………………
  ‘为什么师兄越来越唠叨’,路明非式崩溃.jpg
  5、给对方一定的空间。
  楚子航延长了芬格尔和自家师弟的每天单独相处的时间,由原定的半个小时改为四十分钟。
  6、学会沟通,找到共同语言。
  “一起打游戏?”楚子航拿着手机站在路明非房门前问。
  “好哦”路明非面瘫脸看着最近好像脑神经不太正常的师兄,眼中带着关怀。
  7、该放手时就放手。
  楚子航看见这一句话时,保持了低气压一周。再也没向下翻过。
  
  最后,被看不过眼的路明非撕掉了本子。
  并告知楚子航,爱的人只要是你就可以,不需要做任何改变。
  【夏弥:怪我喽】
  

【高威】新欢旧爱①

  #OOC
  #现代,校园,有私设部分
  #渣男(并不是)高杉出没,
       #主高威,副冲神

  无论哪个国家来说,新年总是叫人为之振奋,而新年必不可少的环节就是一年一度的大采购。
  又到了新年采买物资的时候,少见的,高杉晋助没有让鬼兵团的人代购,而是和银时,桂一起出发。
  本想着三个人可以多买一点东西,谁知一进超市,银时就不知道窜到哪个角落抱着他最爱的草莓牛奶去了,只留下高杉晋助和桂面面相觑。
  “呐呐,阿伏兔,我要吃这个”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介于少年与青年音之间,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清脆和青年人的暗哑,糅合在一起,听起来软乎乎的很可爱,高杉晋助向货架的另一边看去,果然看见一抹艳丽的橘红色和竖起的呆毛,高杉晋助突然有点想抽烟,他摸了摸口袋想要找到烟杆,摸了半天才想起来,他为了戒烟没有带出来,只得收回手。
  “不行”,阿伏兔看着神威手中的大袋糖果,想想他的蛀牙,立刻否决,“杀~了~你~呦”,神威眯着眼睛笑道,呆毛随着主人的心情摇摇晃晃,“喂喂,笨蛋老大,你的牙不疼了吗?”阿伏兔咬牙道,“嘛嘛~那种等级的疼痛才算不上什么呢~”,调笑间,神威感到一抹视线久久停留在自己身上。
  ‘有人?’神威回头,看见货架另一旁的高杉晋助和桂,视线在桂身上打转,带着一丝了然,最后才看向高杉,颇为冷淡的陈述道“两位武士先生也在采购啊?”,“啊”高杉晋助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应道。
  “要来打一架吗?”神威发觉自己情绪不对,摇了摇头并没有多想,只得将之归于最近太忙,没有时间打架,于是他发出邀请,“……”高杉晋助没有回答,神威还想继续问,却被阿伏兔拦了下来,看着挡在面前的人,神威有些不爽,依然笑眯眯,神色带着几丝认真道,“碍事的给我闪开,应该说过了吧,我对弱者,没兴趣”,“……老大,夫人还在家等你买东西回去”,阿伏兔看着神威要吃人的眼神脱口而出,却正巧让他捉了个正着,想到从天朝特地赶过来的母亲,神威不高兴的抿唇只得放弃自己的想法,遗憾道“好吧,武士先生,那我们先走了。阿伏兔”,神威转身向结账处走去,“来了,来了”阿伏兔一边应答一边提着手中的东西,苦着脸急急忙忙的将神威放下的糖果放入购物车中,随后小跑着跟上神威的步伐。
  “晋助你……”桂担忧的看向他,“没事,走吧”高杉晋助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这是他们分手的第99天。
  

【楚路】楚子航的清晨

#ooc
#原著背景?算是小日常吧
#有人喜欢高杉晋助x神威cp嘛,最近真的超级迷
  
  楚子航身为一个强迫症,是个对自己和他人要求都很严格的人,直到他遇见路明非。
  早上六点
  楚子航准时起床,开始洗漱
  路明非他……在宿舍睡觉
  六点十分
  楚子航洗漱完毕,出门晨练
  路明非他……还在睡觉
  七点十分
  楚子航晨练完毕,回宿舍洗漱
  路明非他……仍然在睡觉
  七点二十
  楚子航带着早餐前往路明非宿舍
  路明非他……不用说,大家都懂得,他依旧在睡觉
  七点半
  楚子航准时敲门
  路明非翻了个身,被敲门声吓得掉下了床
  
  “师兄?”路明非睡眼朦胧的打开门,扶着门框,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疑惑的问“你怎么早?”,“早餐”楚子航拎着早餐进门。
  “谢谢师兄(*°∀°)=3”路明非扑上去一个熊抱,然后窝在自家师兄怀里蹭蹭。
  “……嗯”楚子航摸摸他的头
  
  

真相是假②
第一次发车,羞耻度爆表

【双杰克】好孩子的日记

  #OOC
  #超级短小的日记推演部分灵感
  
  ‘他诱骗了我,我剪掉了娃娃’
  ‘他只有在我画画的时候,才能完全平静下来’
  ‘他又出来了!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能控制他,他会吃掉我的’
  ‘他杀人了?!’
  ‘他又杀人了,他没有处理,而是等我醒来,全部都是血,他是故意的’
     ‘五个人!!!’
  ‘我该如何制止他???’
  ‘他要吃掉我了!’
  ‘我阻止不了他’
  ‘他包裹好了那些人的尸体,他让我寄出去!’
  ‘我要被吃掉了……’
  日记的字迹潦草,看得出主人是在匆匆忙忙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戛然而止带来的是不好的预兆。
  杰克合上手中的日记本,站在房间的窗户旁,背后是一副火红色的画,大概是夕阳?杰克这么想着,眺望着楼外的天空,又注视着画,过了一会,他移回视线,像是感到无趣般的将手中的日记向燃烧的壁橱中一扔,火光瞬间淹没,将它吞噬。
  “再见!”杰克歪头思索后道,“我亲爱的好孩子”。

【楚路】MR.LU

  #ooc
  #第三视角
  
  我叫安桐,中国人,目前就读于卡塞尔学院。卡塞尔学院是个神奇的学院,里面生活着的都是和我一样的龙族混血种,我们在此聚集只有一个目的,屠龙。
  我很不巧,没有赶上学院的又一个巅峰时期,当我进入学院的时候,学院男神凯撒三人组已经毕业了,我只能从学院里保留下来,可以公开的资料里了解他们,但是资料里连照片都没有。
  从可以追忆的记录中,可以知道这几位英雄,为和平所做的贡献,令我格外在意的是记录中,路明非和楚子航行踪记录上所标的失踪。
  让我想起,我在美国的一个小镇遇到过一位路先生。
  那天,我刚执行完我入校以来第一个任务,开始准备休假,我选择了离我任务点最近的一个小镇,想要体验一下宁静的生活。在一家花店,我遇见了路先生。
  路先生也是一位中国人,他的五官棱角分明,有种别样的美感。他大概也是在挑选花朵,他在几种花中犹豫不决,最终他让店员为他包了一束桔梗花,“……卡塞尔学院的专员?”他看见我,愣了两秒,然后用中文问道,他看起来很紧张,手不自觉抵在腰间,“是的,请问您是?”我想他应该是我的前辈,于是我带上了敬语,他又是一愣,随后淡淡道,“喊我路先生”,“路?”我可能是对这个姓氏有点敏感,因为我记得学院里上一位S级的学生会主席也是姓路。
  他颔首,我问“路先生是怎么看出来我来自卡塞尔学院?”,“……你的包上有校徽”他看起来有点无奈,“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是的”我尴尬的笑笑,“完成了?”他又问,“是的”,“那就早点走,这里不是你能呆的”,他严肃的说,“是……”我不自觉应道。
  路先生可能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拿起花,付给店主钱后准备离开,“那个,前辈”我连忙喊到,他回过头看着我,“能合张影吗?”我紧张的问,“……”他沉默了一会,好似在思考什么,最后他点头同意,我连忙拿出手机,背对着前辈,合了张影,路先生看我拍好了,就捧着花离开了。
  这是我和路先生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自那以后,无论我去那个小镇多少次,都再未见过他。
  想到这我拿出手机,翻到了那张合影,“诶?楚师兄???”一位新闻部的师姐突然凑到了我身旁,“你怎么会有和楚师兄的合影?”,“他不是姓路吗?”我疑惑的问,“想什么呢?这是楚子航,楚师兄,也是上一任狮心会会长,不过他毕业就离开了,为什么你会有和他的合影”,师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可是他说他姓路”,我更加疑惑,“路?嗯……,路!”师姐思考后道,“路指的不是路明非吗?楚学长为什么会说自己姓路呢?……”,学姐陷入了沉思,开始自言自语。
  我突然想到那天,路,不,楚师兄捧的好像是桔梗花,是送给爱人么?
  我合上了介绍学院贡献榜人员的书,我们仍然未知,他们所经历的故事。
―――――――――――――――――――――
  桔梗花的花语和象征代表意义:永恒的爱,无望的爱
  

【瓶邪】雨村日常

  #ooc
  #雨村日常
  #因为上课,而珊珊来迟的8.17贺文QWQ

  自从把小哥带出青铜门,小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情绪表达更丰富,表情也变多了,就连胖子都说小哥多了不少人气。
  小哥出来前,我和胖子就琢磨了老半天,最后我拍板决定就去这个所谓的千年雨村,提前享受一把老年生活。
  刚到雨村时,还是挺不适应的,快节奏的生活突然变的缓慢,着实让我和胖子浑身不对劲,加上胖子平时玩手机玩惯了,不玩一会总是心里难受,就又拉了个网线,安了台电脑,还是要感谢一下小花的友情援助,不然可没多少人愿意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安网。
  又是八月十七号,其实小哥出来之后吧,我也就不怎么在意这个日子了,但是胖子不一样啊,他从八月出头就开始念叨起来,像是生怕我们忘了,我就想,你这么天天念叨着,也不怕小哥不高兴,但回头看着小哥穿着个背心,大裤头,脚上撒着双拖鞋,一脸不食人间烟火的逗弄着我刚养的一只法斗,我就觉得吧,他可能也就不咋在意。
  胖子一个人瞎闹腾就算了,还拉上小花他们,结果最后连小哥都背叛我站在他们那一头。
  “小哥,我就不该同意你们的意见”,看着黎簇、苏万和杨好三个小孩在院子里东窜西跑,追狗撵鸡,我深刻的为自己同意他们过来做了一个检讨,“弟妹~不要这么说啊”,黑瞎子突然窜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嘴里我的称呼就变成了弟妹。
  “师父啊~”,我用更加销魂的语气喊道,“诶~”黑瞎子一脸享受,“小花在你后面”,我说,“小花我错了”黑瞎子转过身,连头也没抬,立刻认错,“骗你的呦”我说,“混蛋”黑瞎子咬牙,想扑过来抓我。
  这时,小花拿着他的粉色手机低着头,边走边玩走了过来,“小花”我向他点头招呼道,小花收起手机对我露出微笑,还没来得及说话,黑瞎子不屑的说,“小花来了?没用的,别想骗我,今天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瞎子”小花温柔的轻声呼喊,黑瞎子身体一震,僵硬的转过头,笑的比哭的都难看,“花儿爷”,我觉得根本无法直视,为了不打破气氛,我将头埋在小哥的颈窝憋笑,小哥也面上带着几丝笑意。随后,黑瞎子就被小花带到屋里一顿教训。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小花向我借了一块搓衣板,一个电视遥控器,和一个不用的键盘。
  “天真!”胖子和秀秀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过来,“你们这是?”我问,“小邪哥哥,今天是八月十七号,应该庆祝一下嘛”,秀秀笑嘻嘻的说,“这有什么好庆祝的”我无奈的说,“当然要庆祝了”胖子挤眉弄眼道,“这意味着你终于“嫁”出去了”,我恨恨的回复他,“闭嘴”。于是胖子和秀秀对视一眼,笑着拿着他们买回来的东西进了厨房。
  “真的是……”我叹了口气,对这群人闹腾的实力表示无奈,“挺好的”小哥突然说,“啊?”我看向一旁的小哥,小哥也看着我,又重复了一遍,“挺好的”,他没笑,但是我知道他很开心,我也笑了起来,“嗯,的确挺好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