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九

喜欢码一些小短篇?或小段子吧
喜欢画画,但,可惜是个手残
吃各种耽美百合cp
新晋美术生
苦逼高二党,有时间就更

【楚路】七年之痒

       #OOC
       #非原著背景
       #总裁楚x设计师路
       #实际上是非常小心眼的楚路

           路明非举起手看着手表上的时间,12:12。他皱着眉再次将手机打开,却依然没有楚子航的消息。平时这个点楚子航早打电话来催他去吃午饭了,现在?路明非冷哼一声,将手机设置成静音装进西装左边的口袋中。
  “楚总?楚总?”楚子航的新任助理宋茜茜喊道,“嗯”,楚子航应声,却不由自主的按了按眉心,“楚总,有没有空一起去吃个饭?”宋茜茜拨了拨自己棕色的大波浪卷发试探着问,‘不了,我有爱人’,楚子航本想这么回答,却在即将说出口时停了下来,有点迟疑的应道“好”,宋茜茜开心的笑道,“那我现在去订位子,就订……您平时经常去的那家西餐厅,行吗?”,“楚子航点头。
       路明非去了他和楚子航经常去的一家西餐厅,点了一份七成熟的牛排,其实他并不爱吃这些夹生的东西,只是楚子航喜欢吃,所以他经常陪他一起,平时路明非都是点一份意面之类的熟食,今天不知为什么,在服务员问他想吃点什么时,脱口而出的却是一份七分熟的牛排。
  楚子航和宋茜茜进了西餐厅,宋茜茜订的是靠里墙的位子,这家西餐厅靠海,白天从这个位子的窗口向外望去能看见波澜壮阔的大海,但楚子航时常晚上和路明非一起来,路明非喜欢海,尤其是夜晚时分,远处的灯塔有着朦胧的灯光,他经常指着大海,告诉楚子航,未来这片海域将是他的沉眠之地。
        路明非最终还是没有动一口面前的牛排,口味这东西,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哪怕勉强自己点了这份菜,却依然不能克服心理上的问题。有的时候,路明非也会思考当初在一起是不是个错误,就像他们之间的感情,时间久了,考验多了,就变质了。当初也是他穷追不舍,楚子航才答应和他在一起的,路明非知道自己早该清楚,强扭的瓜不甜。可感情这东西,不是他说结束就能结束的,他叫来服务员结了账,请了假,决定回去找楚子航好好谈谈,他们在一起七年,路明非不信楚子航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宋茜茜挺用心的,照着他的口味点了一份七分熟的牛排,自己点了一份意面,楚子航记得路明非经常点意面,而他看着和往常一样精致的餐点,心中烦躁感却丝毫未减,一顿饭吃下来,却是人在魂不在。可能是太过明显,从餐厅出来时,宋茜茜的面色不太好,却仍面上带着笑,“楚总今天可能胃口不太好,下次我再请顾总吃顿饭,一定让楚总尽兴”。
  路明非走出餐厅时,一直思考他该以什么样的语气和楚子航交谈,但他却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他,甚至……还是在他带着女伴的情况下,很漂亮的女孩子,路明非想,也许当初楚子航没和他在一起,现在楚子航就会有一个这样美丽的妻子,可能还会有几个孩子。路明非又觉得自己很可笑,他何德何能,能让楚子航放弃一个正常男人的性取向和他在一起?
     但路明非看着楚子航沉默不语的样子,心中又突然充满了愤懑,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充满气体的气球,快要爆炸了,却又什么都不敢说,只得茫然的看着他,愣在原地。
        楚子航没想到路明非会在这里,他动了动嘴唇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可以说的,“师兄”路明非先是生疏一笑,然后对他点头,随后从他身边走过。
        楚子航伸手拽住他的手腕,看着路明非平静的眼神,又觉得很难过,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但他却像是不懂事的孩子,执拗的不肯放手。
        “不要走”路明非听见楚子航闷闷有点沙哑的声音,心突然间就软了下来。“楚总,这是……?”宋茜茜带着点为难的问,路明非没接话。
        “总裁夫人”楚子航无比自然道
    

【楚路】路主播非官方直播录屏报点

  #OOC
  #屏录报点的大家都懂得OWO
        #先婚后爱那篇还没有写完,毕竟我比较拖qwq
  
  嗨,大家好,我是可爱路明非官方报点师,高能君,开始本次视频报点之旅吧
  
  队友:楚子航,诺诺,凯撒
19:05 开播绝地
19:06 路明非日常吹嘘
19:09 楚子航进组,双排开始
  明非:师兄师兄交给你一个任务
  楚总:?
  明非:保护我
19:10 明非开局空手被打死,唱了失去灵魂的一首你好毒
19:13 阵亡中的思念是一种病
19:15 楚总死亡,Game over
19:20 诺诺凯撒进组
  跟楚总、诺诺,和凯撒四排
19:21 忽悠我楚总的八倍镜
     明非:师兄,你看,这颗烟雾弹像不像你的八倍镜?
19:26 凯撒手黑
  明非吐槽:老大,你不是欧洲人吗?
19:28 讨论楚总和凯撒到底谁是小红手
19:35 输了的凯撒不服,开空投出了一辆车
19:38 明非:果然红还是红不过我师兄,黑还是黑不过我老大
19:46 明非被凯撒炸倒,楚总把凯撒炸倒,诺诺凑热闹扔炸弹,一窝人Game over
19:47 再次四排
19:51 明非:其实我是真的强
     楚总:哦(冷漠捧场)
19:58 明非(地主家的傻儿子,疯狂大叫):          98k,我找到98k了
     凯撒:说的好像你有倍镜一样
20:03  楚总:我有八倍
      明非:师兄师兄给我
      楚总:……(声音没听见,大概是你求我?)
      诺诺&凯撒:噫~
      明非(毫无节操):求你啦
20:09 明非三杀
     明非(高兴):我就说我超强的
20:13 吃鸡
20:18 新一局,凯撒淹死
明非:夕阳西下 我的老大沉入了河中,一条年轻的生命就没了
  (直播间弹幕:留给我们非洲人的时间不多了)
20:24 抢了楚总的三级头
20:27 再次抢走楚总的三级的甲
      (弹幕:我楚总手是真的红)
20:30 准备上山坡的明非:人?不存在的,不可能有人的
20:32 真相现场,变成盒子的明非悔不当初
      明非:我就应该先让师兄上去看看的
20:35  决赛圈,诺诺的闪光弹成功引起了对面的注意
        楚总,凯撒刚枪,吃鸡
20:40 明非:我们去玩人类一败涂地吧
     诺诺:附议
20:41 换游戏
20:42 明非:我这个人的红帽子是真的美
     楚总:人?
     明非:好吧,企鹅
20:43 明非吹捧楚总
20:48 明非:诺诺住手,这一关我们已经重开了三次了
20:51 明非:别别别,别拽我下去
20:53 明非(委屈):师兄,他们欺负我
      楚总默不作声的通关
20:54 明非:楚子航,我看错你了
      沉迷破关的楚总:???
20:57  明非:我说,这个游戏这么变态的嘛?
20:58 明非:我受不了了
      楚总:我觉得还好,挺有意思的
     明非:你是变态吗
21:04  明非:我可以申请去玩灵魂筹码吗?
21:07  再次换游戏(游戏最多主播!)
20:08  明非:救命救命,鬼王过来了
       诺诺:走开走开,别往我这来,我残了
       凯撒:诺诺我来拉你
       明非:狠心
          楚总引开鬼王
       明非:师兄,我是真的爱你
20:11   楚总甩开鬼王,吃了一招
   明非:来,师兄,给你爱的抚摸
20:14 诺诺躺尸
     明非:我将为你唱一首凉凉
20:19 对面鬼王开挂
20:23 死光了
20:24 明非:气死我了,这个游戏居然还有挂
     楚总:冷静
     明非(委屈):嘤!
20:26 爆炸可爱的明非
20:31 明非:不行,我今天太倒霉了,不能打游戏,太毁我形象了
     诺诺(大笑):你好烦啊,你哪里来的形象?
     凯撒(慢悠悠):你指的是你抱着楚子航的撒娇的形象?
     明非(脸红):我勒个去,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这是直播啊!!!
  弹幕: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20:34 明非和诺诺共同声讨凯撒手黑
20:37 又开始玩什么游戏合适的话题
20:43 明非(突发奇想):要不我们直播唱歌
20:49 诺诺的姑娘(敲可爱)
20:53 明非的animals(燃爆了)
20:55 楚总低音炮版宝贝
  凯撒接上一首不知道名字的外语歌(没错,连什么语都不知道)
21:11 弹幕起哄要听威风堂堂和青媚狐
21:12 明非同意
21:14 椅子倒下的声音
21:21 诺诺偷笑
21:28 楚总毫无预兆的下播
21:34 突然安静
21:37 关播
       什么?为什么这些报点这么gay?本楚路女孩表示不知道

【楚路】楚子航黑历史大揭秘

  #OOC
  #沉迷幼儿版师兄的哭唧唧,依然短小的段子
  #想写个楚路abo文,先婚后爱的,有人喜欢这个类型吗?
  
                             1
  别看楚子航现在是个冰山,冷漠的不行
  其实他小时候是个哭包,贼爱哭
                             2
  楚子航小时候特别爱哭,有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各种原因不固定,随时随地都能哭起来
                              3
  为什么现在不爱哭了?
  因为哭的最严重的一次是由于被妈妈的朋友捏脸,抱抱和亲亲
  从此以后楚子航学会了冷着脸面对这些怪阿姨
                            4
  其实用处并不大
  并且路明非还从楚子航的妈妈苏小妍那里得到了友情援助的,楚子航爱哭史中的几张被怪阿姨抱着哭到睁不开眼的照片
                               5
  照片被楚子航销毁了,路明非表示非常惋惜
                             6
  苏小妍表示,儿媳妇放心我拥有全部底照
  儿子你随意,撕光了,算我输
                                7
  楚子航:???
  楚子航:您真是我亲妈
                             8
  路明非三连
  路明非:诶嘿师兄你小时候真软萌\(//∇//)\
  路明非:师兄,为什么你现在不哭了?
  路明非:师兄,现在还留着阴影吗?
                             9
  楚子航三连
  楚子航:与其争论这个
  楚子航:你不如留着力气
  楚子航:晚上哭给我听
                              10
  又是一个和谐的夜晚
  真好

【楚路】卡塞尔幼儿园

  #OOC
  #幼儿梗,依然短小的我又肥来水了
  #奇怪的人称,上课时间更新会很慢哦
  
                              1
  星期一,又是祥和的一天
  作为身处一个高颜值幼儿园的我,真幸福
                              2
  不,金毛,放开那个红发女孩
  不对,我是说,凯撒不要拽诺诺的头发
  我错了,小孩子都是魔鬼
  幼儿园一点都不祥和
                              3
  我是一名幼儿园教师,有证的那种
  目前在卡塞尔学院任职
  校长是个叫昂热的男人
  嗯,很有魅力
  不过年纪够做我爹了
  同事……不,算了,没什么好说的
                             4
  我们幼儿园很特殊
  你们知道西方的巫师吗?
  这个幼儿园的孩子也拥有这种特殊的天赋
  我们一般称之为混血种
                             5
  它们一般分血统等级,等级越高越危险
  目前最危险的是楚子航小朋友
  虽然是A级,但他会爆血
  爆血是什么?
  一种不要命的东西,用多了不好,小朋友不要学
                            6
  最危险的是S级?
  我不太清楚,现在连A级都很少有厉害且富有杀伤力的了
  可以说,已经很久没有最新的S级学生了
                            7
  校长好,诶?这个棕毛的小奶狗,你从哪领回来的?什么血统啊?
  哦,捡回来的,S级啊……什么???
                              8
    我绝对不会再接受一个高危分子
  绝不
                           9
  小奶狗真可爱,嘻嘻
                           10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小奶狗,你为什么勾搭上了那个冰山
  你是嫌夏天太热,想要楚子航帮你降降温吗?
                             11
  现在的小孩子幼儿园就开始谈恋爱了吗?
        什么一吻定情之类的
        我连听都没有听过啊
                             12
  岂可修,连老师我都没有男or女朋友
                               13
  芬格尔真可怜,比我还可怜
  每天吃着楚子航和路明非的狗粮
  谁让他是路明非的室友呢
                             14
  又从楚路两位小朋友那里学到了新知识
        原来手上划了小口子了舔一舔就可以好了啊
        原来感冒只要感情好的人亲一亲就会好了啊
        原来冰山都是闷骚啊
     【复杂.jpg】                     
                                15
  幼儿园为什么不能结婚啊
  好想实名举报我校两名小朋友谈恋爱哦
  
                     

【楚路】不老魔女和他的少年

  #OOC,文笔果然敲差(捂脸)
  #非原著,不老魔女梗,(没有性转,魔女是对这类人的统称)
  #奶狗版小师兄出没,但是是不是路主席我就不知道了(笑)
  #我果然还是很短小(捂脸)
  
  楚子航第一百零一次试图去触碰这间屋子中的每一样东西,然而带他回来的那位魔女还是没有出现。
  棕发的魔女从带回他以后,就很放心的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间屋子一个星期,每天的食物都由不同的“物种”送过来。
 
   第一百零二次。
  啊,棕发魔女,出现了。
  楚子航看着打开的门和门前的男人对视。
  
  “嗨”男人看起来有点尴尬,不过很快恢复镇定自若的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路明非,是个魔女,受你母亲所托,接下来负责照顾你,直到你成年”
  小小的楚子航抬头看着面前面前高他近半个身子的人,眨巴眨巴眼睛,看看困住了自己一个星期的屋子,适时表示对他所说的照顾表达出自己深切的疑惑。
  路明非蹲下身子,朝他大大咧咧的伸出手笑道,“那么,楚……师兄?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

    路明非是个心大的人,这点楚子航从小就深有体会。
  从他能把一个七岁的孩子‘关’在一个屋子――哪怕这个屋子很大――一个星期就能看出来。
  然而当此刻,十一岁的楚子航面前放着号称是成年魔女也不敢轻易尝试的魔法禁书时,他无师自通的懂得为什么人们经常说不能让一个单身男人带孩子。
  “啊?禁书?”路明非极其无辜的看着楚子航手中黑色封面的书,“我不知道啊,我当年被教导掌握这种力量时用的一直都是这种的啊”,“那是因为,你的力量天生就达到了S级,普通的根本消耗不了你的经历啊,笨蛋小弟”,一旁的红发魔女吐槽道。
  红发的魔女小姐叫做诺诺,多亏了她,楚子航才能在路明非多年摧残下幸存,“S级?”楚子航抱着书很认真的重复,“这是对我们天生力量的划分……该死的,路明非你居然连这种常识对没有告诉他吗?”诺诺扶额,“……我忘了”路明非沉默后道。
  沙发上坐着诺诺带来的金发小鬼,不知是在针对谁发出了一声呲笑,他叫凯撒。楚子航和他一直很不对付,楚子航看着他一副傲气的模样,恶劣朝他比了个口型‘白痴’,“混蛋小鬼”,凯撒气的从柔软的沙发上蹦了下来,“闭嘴,给我乖乖的”,诺诺一巴掌扇歪了他的帽子,凯撒看着默不作声的楚子航,隐约透漏出他眼中的笑意,郁闷的蹲在墙角。
  
  “嘿,十四岁生日快乐”,路明非把手中的刀抽了出来,楚子航接过刀,抚摸着村雨二字,“这不是你准备的”他很肯定道,“啊咧咧,被识破了”路明非故作苦恼的将身后的一顶帽子递给他,“那只能送给你这个了,”,米黄色的帽子的延边坠着可爱的黄色小熊。
  楚子航觉得自己一定从脸红到了耳朵根,糟糕透了,他想。
  为了不被路明非看见,他只得低下头问道“你怎么……”,“我看你之前看电视的时候看了这个很久啊”路明非对他眨眼,“还是说,你不喜欢?”,“……喜欢”楚子航从牙缝里小声挤出这句话,“也祝你六一快乐”,路明非笑眯眯的揉乱了他的头发。
  
  “混蛋楚子航”六月一日的清晨,路明非扶着自己的腰咒骂。
  “你错了,小哥哥”楚子航低声笑道“你应该祝我生日快乐还有六一快乐”。
  “该死的十八岁”路明非无力道
  
  

敲可爱哇OWO

乔治桑:

凹凸同人安雷周边~


画师:龙


宣图:山河长决


价格:


双人吧唧➕纸片:23r


数量:60套


通贩店铺:black工作室


通贩时间:10月21日晚上8:00


通贩链接:【#寄售#凹凸世界同人 by龙】https://m.tb.cn/h.3iFj43w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J54Mb68qOFj¥后到👉淘♂寳♀👈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哦~


老规矩抽3个点赞且转发的朋友送


再抽两个点赞且评论的朋友送

【楚路】当二人性格互转时

#OOC预警
#一个脑洞,想写写如果二人性格互转会是什么样的
#不喜勿喷QWQ,我真是坚定楚路cp不拆不逆

  ①当路明非单独执行任务回来时
  楚子航紧张的握住手中的村雨,直直的盯着路明非问“你回来了?受伤了吗?任务危不危险”
  路明非冷漠脸:“嗯,没有,还好”
       “啊,那就好”楚子航腼腆的笑笑。
  ②表白时
  “路明非我……”楚子航顿了一下,不大好意思的低下头,试图用额前的碎发遮住眼睛,“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我喜欢你,我知道……我可能配不上你……”楚子航声音越来越低。
  路明非抬头看着楚子航,十分淡定回答“嗯,不会,我也喜欢你”
  
  

【安雷】一次偶遇

  #ooc小段子
  #非原著背景,有私设
  #雷狮海盗团为艺术团体(并不)
  #开头那段话是不知道从哪看到的,如果是小说里的,请推荐给我(笑)
  #高二临时转学太忙了,又是周考又是月考的
  
  我与你的这一生是暴雨倾盆、念念不忘和反复撞灯的飞蛾
  “先生,这是您的东西请拿好”,雷狮从售货员手中接过袋子,走到商店门前,“大哥”在外等候的卡米尔看见他出来,眼前一亮,快步走过来想要拎开他手里的袋子,“嗯”雷狮状似无意躲开他的手问道,“帕洛斯和佩利呢?”“他们在等大哥你约的模特”卡米尔抿唇不高兴道,雷狮勾唇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转瞬即逝,让人觉得不过是眼花,雷狮大步迈进很快走在了卡米尔的前方。
  “雷狮……”沙哑的声音阻挡了雷狮前进的脚步,他回过头“安迷修?”雷狮有点近视,没带眼睛的他只得眯眼努力辨认,直到安迷修走近,这才认出面前的人,卡米尔很快反应过来,挡在他的身前,警惕的盯着安迷修。
  “有事吗”雷狮歪头问,“我……没事,只是想打个招呼”安迷修露出一个如同往日般温柔微笑,那双雷狮曾经最喜欢的碧眸弯起,带着几缕复杂的情绪。
  雷狮懒得去管他又在想什么,他转过身继续向原定的目标处出发,“回去了,卡米尔”,卡米尔回头看了看安迷修,对他露出一个同雷狮一般恶劣的微笑,随后跟上雷狮的步伐。
  
  

【楚路】内线①

  #ooc,大概是从小和龙族一起长大的明非
  #哨向
  #我好像债又多了QWQ,上课太忙,更新时间不定

  “龙族的……帝国……计谋……必须派人去……了”,通讯器里的人影闪烁,校长昂热的声音断断续续,却有一句话说的最清楚“楚子航,你最合适”。
  “好”楚子航对于任务一向答应的干脆,即使刚执行完任务,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他也从不拒绝“校长,我也去”凯撒不知什么时候接入了通讯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昂热满不在乎的同意,“去吧,不要耽误了任务,两个人也的确更安全一点”,“是三个人,校长,我会携带家属的”凯撒耸肩,“还有我”诺诺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却很有特点,从不会让人认错她的身份,“哦,对,哨兵带上他的向导,是没错”昂热说,“那就去吧,以你们的安全为重”。
  空旷的房间摆放着类似英国人开会的长桌,周围布满了各种造型的椅子,有的靠的很近,有的又隔了很大的距离,而主位却放了两个紧密相连的座椅,纯黑的座椅上缀满了华丽的宝石,天鹅绒的布料让它们看起来格外高贵。
     “联邦已经派了人,准备潜入帝国,接下来就是我们大展身手的好时候”路鸣泽懒散的靠在主位之一,“联邦来的是谁?”夏弥问,或者称她为耶梦加得更合适一些,她带着好奇的神色,暗藏不屑“对啊,是谁呢”路鸣泽暗含深意的看向路明非,“只知道主执行者是卡塞尔执行部的一位A级哨兵”,路明非淡声道。
  “卡塞尔学院的?”耶梦加得瞪大眼睛,试探性的看向路明非,“嗯”路明非可有可无的点头,“那么要怎么处置呢?”诺顿到是没有想那么多,他只在乎处置人的方式,“不能活捉就直接击杀,”路明非在耶梦加得不可置信的表情中下令,回过头,看她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皱眉,“耶梦加得,你在想什么?”,“我,不……没什么”,耶梦加得在路鸣泽威胁的眼神中闭嘴。
  “哥哥,玩个游戏怎么样?”路鸣泽虽然威胁了耶梦加得,但自己却提出了这个建议,“我们不去探查他们真正的长相与身份,广泛收人入组织,比比看谁先猜出他们是内线,怎么样?”路明非不做言语,静静的盯着路鸣泽,然后似是感到无趣一般点了点头。
  其他人,见二人已经决定,便不再多问,他们无权质疑王的决定,也不会去质疑。会议结束,所有人都离开了,“为什么这么提议?”路明非平静的问,“哥哥,我是为了你好”路鸣泽满脸无辜,如果是同情心重的人,估计早就不忍心问下去了“如果让他们拿到了资料很麻烦”,路明非完全不为所动,“诶呦,会准备一些半真半假资料,主要是为了误导他们的思维,真的是为了哥哥的事业好”,路鸣泽委屈巴巴的低下头,“……”路明非盯着他头顶的发旋,沉默后道“我对统不统一无所谓,不过,如果你想玩,那就随意”,“我就知道哥哥最疼我了”,路鸣泽听此,立刻抬头笑道。
  ‘我有个戏精弟弟肿么破?打死还是顺着他?’,路明非瞬间想到他在网上看到的这句话,随即嘴角不受控制的一抽,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楚路】他是梦醒了①

  #ooc
  #虽然标了序号,其实很短小,高二转学党忙成狗QWQ
  
  〖第一个梦〗
  “哥哥,作为可能是最后一次为你服务,我将给予你一个忠告”路鸣泽笑得意味深长,“请你记住,这是梦,又不是梦”
  ‘又打谜语’路明非不耐烦的想。
  不耐心听小恶魔的话的后果就是路明非在毫无防备之下被送入了梦境。还没反应过来的路明非只得傻傻愣在卡塞尔学院的食堂里看着从身前走过的楚子航,他下意识看了看食堂挂的日历,这是楚子航进入尼伯龙根前一个月。
  “师兄!”看着楚子航走出食堂,路明非连忙追上去,楚子航听见他的呼喊停下脚步,今日他穿了一身运动服,背着装在网球包里的村雨,看起来格外清爽,他询问似的看过来。
  “师兄……我”路明非憋红了脸,想找个能打动楚子航的理由,“我……师兄,我喜欢你”,仿佛水到渠然的开口,顺利的像是他经历过无数次一般。
  楚子航惊讶的盯着路明非,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师兄,我喜欢你”第二次开口就要好上许多,大概是破罐子破摔吧,路明非镇定下来,想着师兄会不会直接一村雨砍死他,楚子航却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
  “师兄,你会一直陪着我吗?”路明非继续开口问道,他渴望的是楚子航肯定的答复,但是楚子航没有说话,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却像是默许般对他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
  但是路明非想要的不仅是这样,他执着的看着楚子航,“师兄!”,“我不确定”楚子航说,“一辈子的时间这么长”,路明非没再说话,看起来像一只淋了雨十分丧气的小奶狗,楚子航忍不住又揉了一把他的头,想了想道“但是,我现在可以陪你”,路明非笑着看着他。
  ‘成功了?’路明非不确定的想。
   随后一个月里,楚子航就像每一个认真负责男朋友一样,每天早上给路明非送早饭,替路明非补课,帮路明非处理学生会的事物,从不错过路明非的电话和短信,没有人比他要更称职了。
  路明非知道,这不过是一个不知是否真正存在的梦境,但看着楚子航仅对他一个人绽放的微笑,他却甘愿沉沦。
  直到最后,路明非都几乎以为自己成功了。
  但是没有,在进入尼伯龙根的前一天,楚子航不见了。
  ‘Game Over’,随着熟悉的音乐声,登场的是路明泽,他笑吟吟的注视着路明非,“哥哥,第一个梦醒了”
  “怎么会?”路明非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哥哥你太过沉溺于眼前的美好了”,路鸣泽看起来极其遗憾,他叹息道,“明明已经提醒过你了”。
  “……”路明非沮丧的低下头。
  “哥哥,你确定还要继续吗?如果你后悔的话,上个梦境,我就当作是送给你的礼物”小恶魔露出獠牙,似真似假的提出建议。
  “不”,这句话就像是从路明非牙缝里塞出来的“继续”